福建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医养生 >

指向你的刀锋 90

时间:2019-10-29 20:17:49
指向你的刀锋 90

  卡拉沼泽的丛林中某处,远离斯维因所处的位置。

  杜克卡奥和泰隆站在丛林之间,两人之间距离数十步的距离,一言不发。

  “你怎么会在这里……”面目狰狞的泰隆抬起右手揉着自己的眉弓,回忆着刚才被杜克卡奥只手按动推移飞起的画面,他的心头涌现出诧异的情感。

  “这正是我想要问你的。”杜克卡奥笑了两声,暗金盔下的嘴角微微上扬,“不过这一次你看起来没上次那么嚣张了嘛……怎么,是因为作为手下败将,看到我感到害怕吗?”

  “我才不害怕呢!!!”泰隆大吼着移开按在脸上的右手,猛然前挥,在空气中划过一道显眼的黑痕。

  “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杜克卡奥的语气依然淡定,他朝着泰隆走近了两步低声说道,“放弃的话,我还可以考虑接下来下手轻一点。”

  “那已经是四年前了!!我比那时要强大多了!!!”泰隆狠狠地说着,抬起左手按在胸前,白瞳中闪过一丝阴狠。

  “喔?你就那么有自信吗?”杜克卡奥又笑了一声,抬起右手来,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把漂亮的匕首,“你忘了你的刀法是跟谁学的吗?”

  “导师就是用来超越的。”泰隆甩手,一把黑色拳刃从手背上迅速延伸出。

  “哼哼……”杜克卡奥抬起左手,又是一把匕首突然出现,“那我拭目以待。”

  “出招吧。”话音刚落,他化作一道暗红色残影消失。

  泰隆略微弓身,眼瞳中的锐利不减。

  “真是老滑头……嘴上说让我出招,结果不还是自己先攻吗?”他讥笑道。

  “我想先攻的话,可是没有人制止的了的。”杜克卡奥悠然的声音响起,但是到处都看不到他的身影。

  这句话并不是大话。

  “铛!!!!”泰隆猛然侧身,挡住来势凶猛的一刀,不,两把匕首的话该说是两刀才对。

  但杜克卡奥并未露出惊讶的神色。

  “说实话,我很尊敬你,因为你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凭实力打败过我的人。”泰隆狞笑着说道,尽管右手的拳刃微微颤抖,他似乎很享受于与强者战斗。

  “你的本体呢?”杜克卡奥早已收起了笑容,他冷声问道。

  “一、我并不认为他是凭实力;二、我并不认为他是本体。”泰隆皱眉,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冷。

  “嚓!!!”又是一声鸣响,泰隆猛然甩动拳刃,杜克卡奥踏地运起瞬步消失,一道深黑色斩痕在空气中一闪即逝。

  “而现在,我就要用你教给我的招式证明给你看!!!”泰隆抬起头朝空中大喊道,他全身的黑气愈发的浓烈,“到底谁才是有资格继续存在的强者!!!”

  黑·死亡莲华!!!

  激烈的杀气突然在整个丛林中回荡,附近的植物全都被强风吹动一般摆个不停。泰隆化作一道不停旋转的黑色龙卷风,疯狂的朝四周喷涌着卷动着尘埃与杀气、尾部拖着长长黑色气焰的黑色利刃。

  而那黑色利刃的数量,则是可以用狂风骤雨来形容。

  最可怕的是,那些黑色利刃并不是随机乱放的,它们全是有目标的指向一个在空气中隐然穿梭的暗红色身影。

  “哗!哗!哗!哗……”

  杜克卡奥的身影已经快到看不清了,他皱着眉头,不停的躲避着那些从他周身窜过、并且深深击穿许多树木深入丛林的黑色利刃。

  这令人棘手的数量和速度使他的红色大衣后摆出现了破损,他的暗金色头盔不慎被划出一道斩痕。

  ——执念含量很高的黑蚀……看来这次可没那么简单镇住他呢……

  在躲闪中感应到黑刃威力的杜克卡奥不禁想道。

  终于,一道极快的黑色利刃正击中了杜克卡奥的身侧,尽管反应及时的他用匕首挡住了那把利刃,但是那利刃的巨大威力把他直直朝后方顶去,直至迅速撞到一颗树上去。

  “咚!!!”许多树叶也树枝从树顶上抖落,杜克卡奥略微皱眉,暗金色头盔受到巨大的震动从他头上滑落,他露出了满头后竖的黑色短发,以及布满岁月痕迹的英俊脸庞。

  “哈哈哈哈!!!!”那笑声骤然从黑色龙卷风处响起,更多的黑色利刃趁机窜向暂时中止移动的杜克卡奥身上。原本四处捕捉杜克卡奥飞快身影的散乱利刃猛然集中到一点发射,如同群峰倾巢一般。浓密的黑色利刃几乎要汇成一道黑色圆柱了!

  “臭小子……”杜克卡奥眼中闪过一道锐利,他迅速抬起蜷缩的右腿,猛然踏动身后的树干。

  又是一阵枝叶抖落,那树干竟然大幅度摇动,就像是被巨人抽了一拳似的。

  “铛!铛!铛!铛!”

  杜克卡奥逆流而上,架起两把匕首的他竟然直直朝着那洪流般的黑色利刃群冲去,他一边飞快的踏地前进,一边极快的挥动手中的匕首格开迎面窜来的黑色利刃,任其被弹飞或被跟上来的利刃击落。

  无数火星在他眼前闪动后消失,无数杀气在他眼前集聚后消散。他的双手始终有条不紊,两把匕首的刀影迅速在他面前晃动;他的视线也一点儿也不模糊,双眼如炬的他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黑色龙卷风;他的双腿步伐坚定,迅速的朝着释放死亡莲华的泰隆冲去。

  ——竟然!!直接用双刀格挡死亡莲华!!!!

  “切!!!”泰隆知道继续下去是没用,他便收回旋转的势头,迅速准备启动最强的杀招。

  待到最后一圈黑色利刃放完之后,他的左腿由于惯性在地面上踏出一条深深的弧痕,然后恢复平衡的他迅速抬起漆黑的右手,凝聚全身的杀气与黑色气焰。

  战区·刺杀地牢!!!

  杜克卡奥握着匕首的双手后摆,最后两发黑色利刃从他身后飞远,直直钉入树木之上。他抬起头,看到泰隆此刻的气势与动作,眼中流露出无比严肃的神情。

  ——刺杀地牢吗?非常麻烦的战区……

  这让他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心中也难得的出现一丝紧迫感。

  ——所以我必须要在他开启之前……

  “哼……”他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苦笑,双手轻轻下挥,掌心的匕首消失。

  ——真是的……居然逼我作弊。

  然后杜克卡奥收起笑容,他的神色继而变的凝重。他迅速弹动手指,指间闪过一道黑色的气焰。

  “唰!”莫名的声音划过泰隆的脑海。

  突然间,仿佛变魔术一般的,他的周身上下左右前后,以他为中心的空气中腾地出现了数百把指向自己的匕首!

  被那些匕首紧紧围在中心的泰隆根本没法从中以任何角度窜出,另外在开启战区的瞬间是无论如何也没法使用瞬动转移的。

  杜克卡奥仍然站在自己前方,表情淡然,眼神深邃。

  ——这到底……是什么招式!!!泰隆的瞳孔缓缓放大,那些尖锐的匕首眼看就要把他刺成仙人掌。

  逆·死亡莲华。

荒野前方,卡特似乎还未从刚才的深深震撼中缓过劲来,但是刚在站在她眼前高举拳刃的少年已经失去了踪影,不知所向。

  ——这是……怎么回事?

  “卡特琳娜小姐……”一个叫声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赶忙擦掉脸上的泪痕,然后转过头来,看到了从地上爬起来的盖伦——尽管他全身破烂不堪,而且有些部位还在流血,但是他的表情坚定,神色也不算很差。

  “他人呢?”盖伦慌忙拾起躺在地上的暴风大剑,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那个叫做泰隆的……”

  “他……”

  卡特顿了顿朝远方看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盖伦再次环视了四周,发现确实如卡特所说,那股诡异的杀气也完全感应不到了,他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把大剑插入土壤里。

  注意到躺在地上的拉克丝时,他的表情再次变得凝重,迈步朝着拉克丝走去。

  “盖伦……你没事吧?”卡特不禁皱眉问道,无论如何荆州哪些医院能治癫痫,盖伦的伤势即使是失去控制的泰隆所为,她也觉得那有自己的一部分责任。

  “我没事。”盖伦一边说着一边踏步走动,突然感觉到腿伤所带来的一阵疼痛,这让他不禁呲牙咧嘴,“呼……”

  “从小我就被父亲要求泡药浴,那是他从艾欧尼亚的老友那里得到的偏方,尽管这些年以来坚持那样做让我吃了不少苦,但是效果也很明显。”

  盖伦蹲在地上,检查着躺在地上拉克洛阳哪家癫痫病医院好丝的身体,轻轻地说道。

  “只要一段时间不受到伤害,我的身体会慢慢恢复的。”盖伦皱起了眉头,这时右臂又传来一阵阵难忍的伤痛,“不过这一次的伤……啧!”

  “我很抱歉,还有你妹妹……”卡特琳娜低着头,又看了昏迷的金发少女一眼,她的神色里满是歉意。

  盖伦收手站起身来,他的表情看起来很平缓。因为很幸运的,拉克丝的状况并无大碍。

  “呼吸平稳,心跳正常,只是魔力波动有点儿紊乱而已。目前看来拉克丝只是昏过去了,我想她会没事的。”他对卡特说道。

  “这样啊……那就好。”卡特喃喃说着,但是眼中的怅然仍未褪去。

  ——你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原状呢?难道还是说……

  “永远都找不回来了……”回忆里的那句话浮上心头,让她感到一阵难忍的窒息。

  她又摇了摇头,想要驱散掉那不祥的想法,玉齿轻咬,拳头紧握。

  ——开什么玩笑……我绝对不允许!!

  丛林深处。

  黑龙与魔法阵之前,一阵急促的声音响起,斯维因掏出一块联络水晶,扳动上面闪烁发光的符文。

  “贾斯丁,有什么事吗?”他挑眉问道。

  “乌鸦大人……”那声音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惊恐和痛苦,“实在是抱歉……”

  “没什么好道歉的,那根本就不是你所能对付的对手。”斯维因说道。

  “那我……”贾斯丁似乎还想说什么。

  “你不是受了重伤吗?连手臂也少了一只,现在的你已经没法勉强战斗了。”斯维因低声,“你先回去吧,这里就交给我了。”

  “遵命。”

  趴伏在地上的黑龙朝斯维因这边看了一眼,那神色里带着一丝异样,但是他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然后闭上了眼睛。

  斯维因注意到了黑龙的动作,同时一些零碎的片段从他脑海里一闪而过。

  ——如果这个时候你再过来的话……

  斯维因收起水晶,突然的皱起了眉头,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诧异。

  “噌!!!”一杆军旗毫无征兆的落在斯维因的面前,然后一声怒吼随之响起。

  “斯维因!!!”

  一个银灰色的身影迅速的窜了过来,那身影前端分崩离析的金属长矛、刃尖直指着斯维因的后背。

  斯维因根本来不及躲避,或者使用魔法招架,他连转身回头都来不及。

  “噗呲!”一声轻响,金属长矛刺穿了斯维因的后背,血红色的刃尖从他的胸膛处延伸了出来。

  隐蔽的接近斯维黑龙江癫痫那个医院好点因到攻击距离内,再准确的掷旗于斯维因面前,最后利用魔力牵引将长矛刺去,这一切都发生于电光火石之间。十分完美的突袭攻击,饶是斯维因也应接不暇。

  “德玛西亚皇子……你为什么不刺我的脑袋?”斯维因没有回头,他的声音低沉、语气如初,眼神也很平淡,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被长矛贯穿身体的人该有的表现。

  “死人无法回答我的问题。”嘉文冷冷的说道。

  站在他身后的两个人神色严肃,一个人架起了弓箭,另一个人双手握紧了长剑。尽管眼前的敌人被嘉文刺穿了身体,但是那人的前方还有一条看起来凶神恶煞的黑龙趴伏在发光的地面上。那黑龙的身下满是渗人的光芒,不怒自发的龙威缓缓荡溢在附近的丛林中,让他们两人感到一阵阵寒意。

  “你想知道什么?”斯维因挑眉,语气悠然地缓缓问道,那鲜血正顺着他的衣服往下低淌,但他看起来丝毫不在意。

  “希瓦娜到底在哪!!!”嘉文厉声喝道,那语气并没有询问的意思,听起来更像是命令。

  随着嘉文激动的吼叫,他握着长矛的双手也是一阵不自觉的抖动,霎时间更多的血从斯维因的胸膛前流出了。

  斯维因看着自己的血越流越多,草地上都被染上了一片殷红,可他却露出一副怪异的笑容。

  那笑容很自然,但是对他而言却很不正常,因为那完全不像是他该有的表情。在此之前他只会冷笑、干笑。可是被长矛刺穿身体却还能笑出来的人,本身就算不上是正常吧?

  “亲爱的皇子殿下,我觉得你应该冷静一点比较好。”斯维因顿了顿说道,他的脸色随着血液的流淌愈加的苍白,“如果我死了,谁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啊?”

  “别给我扯那些没用的东西!!!”嘉文的额头上蹦起青筋,与被长矛刺穿身体的斯维因所相反,手握长矛的他却看起来十分慌张的样子,“赶快回答我的问题!!!”

  斯维因终于收回了笑容,他的脸上又恢复了往常的面无表情,然后他干枯的右手缓缓放在胸前延伸出的鲜红矛尖上,如枯柴一般形状的苍白手指缓缓按在湿润粘稠的金属上。

  “就算我告诉你她在哪又怎样?你又没法带她回来。”他缓缓说道。

  “没法……带她回来?”嘉文愕然了数秒,他的心中突然涌起一丝说不上的无力感,然后他努力压住那丝无力感,愤怒的大吼着:“开什么玩笑!!!如果她回不来了!!你现在就得死在这里!!!!”

  他已经不想再有任何同伴在他眼前死去,或者……此后就连尸首也找不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干枯的笑声十分违背情景的响起,期间斯维因还因为伤势的咳嗽而停滞了两下,但一切都阻止不了他发泄此刻心中滋生的情感。

  嘉文的眉头越皱越紧了,他的牙齿紧咬,听着那老家伙变态的笑声简直是一种煎熬。

  而站在嘉文身后的两人面面相觑,他们则更感觉到心中没底。且不说那黑龙,斯维因如果不是有把握的话,怎么还会发出这种笑声?

  “够了!!!”嘉文低声怒吼,一丝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滑落,此时此景,仿佛被威胁的人是他而不是斯维因。

  斯维因喘了口气,他的笑声也随之停了下来。远处的黑龙朝着看了最后一眼,然后把脑袋偏了过去,似乎没有任何出手的意图。

  “高傲、自卑、消极、愤怒、怅然……如此丰富的人类情感,观察你的变化真的很有意思。”斯维因缓缓说道,握紧胸前长矛的右手开始出现变化,苍白的皮肤突然开始变得坚硬而且角质化,指甲变得更长而且更锐利,黑色气焰和绿色魔力在他的身上涌动,交织出阴森的光芒。

  嘉文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他试图将长矛拔回来,但是长矛却纹丝不动。

  “姑且称之为‘兴趣’吧,德玛西亚皇子。你给我带来了不少的惊喜……”斯维因的声音已经变了,变得不像是个人类了,他的身躯也随之膨胀,皮肤上结出漆黑的羽毛,“那么接下来我就要开始享受下一样了……”

  这一幕不禁让嘉文惊愕不已。

  “品尝你死前绝望表情的‘兴趣’。”斯维因侧过脸来,那已经是一张乌鸦形怪物的黑色巨脸,暗灰色的巨喙上散发死亡的气息,血红色的眼睛散发着狂热的光芒。

  邪鸦附体!!!

  一对巨大的黑色羽翼在嘉文面前张开,随着惊人的魔力波动回荡开来,无比武汉癫痫医院哪治好令人压抑和狂躁的气息随之扩散。

  “啊~~!啊~~~!啊~~~~!”乌鸦!霎时间嘉文的视线中充斥着成群的乌鸦!

  从斯维因身上抖落的黑色羽毛迅速化作乌鸦扇动翅膀飞出,那些乌鸦们抖落着更多的黑色羽毛化作黑色魔法气息消散,并且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嚎叫,睁着血红色的眼瞳窜到嘉文的身上。

  不只是嘉文,那两名随从也是鸦群们的目标。

  “啧!!!”嘉文再一次试图把长矛拔出,但长矛依然纹丝不动,在这种紧要的关头居然会发生这种要命的情况!许许多多的乌鸦落到他的身上,用尖锐的爪子在他的身上抓出血痕。

  这还未完,乌鸦怪叫着将尖喙啄在嘉文胳膊部位的铠甲上——宛如那铠甲是透明的一般,尖喙渗入盔甲之中,朝胳膊上猛然开合,乌鸦的脑袋迅速抬起,嘴巴上似乎衔着一丝透明的什么东西。嘉文只感到一阵疼痛在胳膊上传来,随即就是什么东西被撕扯走了的感觉。撕裂的疼痛感和魔力的刺激感仍在,但是却没有流出一滴血。

  乌鸦叼着那透明事物迅速地从他的胳膊上飞开,然后回到斯维因的身上,其他的乌鸦们也如它一样行动。而嘉文敏锐地注意到了,在此间斯维因的活力越来越膨胀,他背后的矛洞已经没有血液流出,在嘉文所看不到的胸膛前方也是如此。

  这明显是在吸食人的体力!

  另外两名随从也在惊声尖叫着,他们的剑和弓根本没有办法抵御如此之多的群鸦,他们的胳膊和肩膀上被乌鸦的爪子抓出许多血痕,他们全身上下都被尖喙撕扯,散发着无比难忍的剧痛。

  “哈哈哈哈……怎么样?”斯维因得意的大笑,虽然是扭曲的声音,但是却无比自然,仍然是发自内心的愉悦,“哈哈哈哈哈!!”

  在斯维因尚未察觉之际,他内心中的情感已经渐渐觉醒了,首当其冲的就是折磨嘉文时带给他的愉悦感。

  嘉文深吸一口气,尽管群鸦几乎遮蔽了他的身躯,他的表情依然坚定,握着金属长矛的双手反向一扭,矛身发出了奇异的鸣响。

  听闻响声之后,嘉文突然松开双手,一阵若有若无的金色光芒向前贯去,那金属长矛猛然前行,带着斯维因的身体直直朝前方插在地面的军旗撞去。

  “咳!!”斯维因的狂笑戛然而止,他血红色的眼睛瞪大,因为他的右手紧紧握住了矛身,而至于他只能任由自己的身体随长矛向前行进。

  那群鸦的活动因为斯维因的施法受到阻碍而变得呆滞了许多,嘉文跳起身来,那群几欲缠绕到他身上的乌鸦们撞做一团,并且发出哀怨的嚎叫。

  两名随从也慌忙从密集的鸦群中退出,与主人的距离相隔太远,有些乌鸦仓促的向回飞去,试图尽快回到斯维因身上;也有些乌鸦刹那间双眼无神,化作漆黑的羽毛与气焰落地消失。

  “可恶……”斯维因愤怒的叫着,穿透他胸口的长矛停滞在军旗前方,刚才用群鸦啄食来的生命力所恢复的伤势,又因为体内长矛的猛然贯动而又血流不止。更令他感到烦躁的是附近根本没有可以用来吸食生命力的对象。

  光盾之召!嘉文高抬左手,斯维因前方的军旗“蹭”的一声拔地飞起,旗帜迎风翻卷,腾动一阵白金色斗气在空中转好几个圈,然后稳稳落到了嘉文的左手中。

  引导·巨龙撞击!嘉文再大吼一声,将左手中的军旗猛然插入脚边的地面,斯维因胸膛里的长矛猛然调转尖头,响起一声唳鸣后迅速朝着军旗飞来,长矛再次贯体飞出,直直窜出了斯维因的身体,同时从矛洞处喷溅出一大片血雾。

  “啪!!”就在浮空的长矛即将击中军旗之际,嘉文迅速伸出右手握住长矛,在手里舞动几圈之后猛然磕动在地面上,扬起一片尘埃。

  ——这个家伙……斯维因瞪着眼睛看向镇定自若的嘉文,露出无比诧异的神色。

  现在的嘉文,表情依旧坚定,眼瞳里闪动着炽烈的光芒,左手握着军旗,右手拿着长矛,全身银灰色盔甲虽有血污,但容姿宏伟不减半分。

  ——他现在已经不被艰巨的痛苦所折磨,也不因暂时的运气而得意……比起之前,这样是不是反倒无趣了?

  斯维因站直了身子,蹬直了血红的眼睛看向面前年轻的皇子。

  ——不!!!

  他的巨喙露出无比夸张的幅度,他的魔力波动随即疯狂的涌起。

  ——太有趣了!!!就是要和这样的敌人战斗才有趣!!!哈哈哈哈哈哈哈!!!

(未完待续)

------分隔线----------------------------